當前位置:首 頁法學研究法治探討詳細內容
淺議推進京津冀法院裁判規范化建設的實踐和創新
——-以京津冀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為視角
來源:中國法治 作者:劉黎明  日期:2019/7/24 字體: [大][中][小]

   論文摘要:黨的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要大力推進司法體制改革,完善司法權力運行機制,加快建設公正高效權威的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維護人民權益,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加強以審判管理為核心的司法標準化建設,建立健全“讓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的標準化規則及其實施體系,使審判權力在嚴密的制度和標準指引下運行,是改革和完善司法權力運行機制重要內容,是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司法制度的重要組成部分。圍繞貫徹依法治國的總體目標,全面推進司法標準化建設,促進審判權運行科學化,監督指導規范化,確保實體公正和程序公正。著力加強規范化建設,努力建立健全“有權必有責、用權受監督、失職要問責、違法要追究”的管理機制,已逐漸成為各級法院的共識和積極探索的規范化內容與目標。這些百花齊放式的探索,形式多樣,目標明確,重點突出,經過不懈努力,已日見成效,而且也為整個法院系統積極推進司法標準化建設提供了有益的嘗試。筆者對現有各法院的做法進行總結歸納,對面臨的形勢任務予以正視和分析并提出對策,以便更好地為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提供積極的、有益的和更加科學的理論支撐。

    關鍵詞:裁判規范化建設   司法標準化    完善建議

    本論文共計8854字

    一、司法標準化的內涵

   司法標準化是為了獲得最佳司法秩序和效果,對司法過程中執法尺度不一的共性問題制定并實施共同的和重復使用的規則的活動,包括司法標準的組織制定、推動實施、監督管理的全過程。其目的是為了建立穩定的司法活動秩序,更好地滿足社會的需求,規范司法行為,確保司法公正,提高司法活動的應變能力,強化司法活動的透明度,方便社會和訴訟當事人對司法活動的監督。[1]司法標準化是技術標準化在公共服務領域的拓展,是適應司法活動特殊規律的標準化應用,司法標準化可以與技術標準化相互借鑒、相互作用,通過技術標準的建立,司法標準化的工作體系才能更加成熟。但司法活動具有國家強制力和法治屬性,司法標準化歸根結底應當由司法系統自主實施,立足司法活動的價值追求和司法活動的基本規律,掌握合理的工作邊界,嚴格依法有序進行。相對司法規范化而言,司法標準化是司法規范化在新時期的發展,是在司法規范相對完善的階段提升司法水平,滿足社會公眾更高層次司法需求的必然選擇。司法規范化側重于制度的建立和健全,司法標準化側重于制度的落實和目標的實現過程。司法規范是司法標準化的基礎,司法標準化是司法規范的提升,司法標準化的過程就是要在經驗積累和探索總結的基礎上,把那些孤立的、零散、抽象的規范性制度,上升為統一、明晰、可檢驗、可評價的標準,并通過標準化的管理機制監督檢驗和推動標準的實現,使司法活動向更高水平的標準化方向邁進。
  
    二、司法標準化促進裁判規范化建設的意義
  
    (一)有助于嚴格公正司法。近年來我國各級法院圍繞嚴格公正司法進行了許多有益嘗試,取得了顯著成效。但受各地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地方司法環境不同等影響,不同地區的司法水平客觀上存在差異。司法標準化要求從案件進入法院直至案件審結、執行完畢全過程都有相應標準,規范不同人員的定位、分工、銜接、權利、義務和責任,同時通過明確的標準對審判管理權予以界定,避免司法裁判的任性和審判管理的缺失,使審判執行更加嚴格公正。

    (二)[2]有助于落實司法責任制。司法標準化通過完善審判權力運行和責任追究標準,保障審理者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裁判權;明確自由裁量權的邊界和尺度,引導自由裁量權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依法有序行使。只有通過司法標準化明確裁判的標準和司法行為的尺度,才能準確認定辦案差錯和違法審判,準確客觀地追究裁判者的司法責任,實現權責相一致、權責相適應,將司法責任制落到實處。

    (三)有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當前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司法需求與司法資源、司法能力有限性之間的矛盾比較突出,人民法院的自我評價與社會評價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反差。司法標準化通過建立和公開各類司法標準,明確檢驗裁判質量的尺度,提高司法裁判結果的可預測性,有利于增強司法裁判的說服力,增進人民群眾對司法裁判結果的理解和認同,使司法公正以群眾看得見、摸得著、感受得到的方式實現。

    (四)促進了審判管理方式的重大轉變。在傳統的審判管理機制中,行政化的審判管理模式容易導致審判責任不清,法官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受到影響,也不符合審判工作基本規律。通過司法標準化的引入,靠司法標準監控審判質量,既能避免審判管理權的濫用,確保裁判者依法獨立公正行使裁判權,又使審判管理有據可依,有章可循,杜絕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裁判和非正常審判行為的產生。通過司法標準化建設,有利于優化審判流程設置,加強審判過程監控,引導法官自覺提升審判質量和審判效率。同時也是維護司法公正的重要保障。司法公正是司法活動永恒的價值追求,在新的形勢下不斷賦予新的內涵,不僅要求實體公正、程序公正,而且要求形象公正。不僅要求審判結果公正,而且要求審判過程公正。通過推進司法標準化建設,使審判過程的事實認定、法律適用、司法判決執行等都能夠按照明確的標準進行,提高了司法裁判結果的可預測性,有利于消除當事人的懷疑,增強裁判的說服力,使司法公正以群眾看得見、摸得著、感受得到的方式得以實現。這也是法官職業化建設的重要途徑。加強司法標準化建設也有利于統一同一區域內法院對同類案件的裁判標準,為法官處理具體案件的程序和實體問題提供操作指引,規范案件處理過程,減少執法的隨意性和差異性。通過總結在立案、審判、執行當中的工作經驗,制定和發布立案、審判、執行工作在各個環節應當遵循的辦案標準,將審判經驗上升為標準化文件固定下來,并以此作為法官在辦案中的重要標準,避免了師傅帶徒弟所帶來的差異性,為法官職業化建設和司法經驗的傳承搭建了橋梁。

    三、司法標準化促進裁判規范化建設的必要性

    (一)司法標準化是法官公正辦案的“路線圖”。與很多新鮮事物一樣,開始有很多人不理解,有抵觸情緒。一線法官看來,按司法標準化做,是“添事”?墒┬幸欢螘r間以后,漸漸發現,按標準化要求做,不但不是“添事”,反而是成了公正辦案的“路線圖”和好幫手。司法標準化不僅僅是法官公正辦案的“路線圖”,也是傳承司法經驗的“教科書”。推行的司法標準化讓年輕法官特別受益。有了這個標準,不需要像過去師傅帶徒弟那樣,每一個步驟都有標準,庭前怎么準備,怎么進法庭,庭審怎么調查,怎么主持辯論,特別細,一看就知道怎么做。

    (二)[3]司法標準化是評價法院工作的“公平秤”。以往法官是否在判決書中明確回應律師的意見,沒有評價標準。有的法官因為案子多,往往圖省事或者在庭上口頭說了以為當事人都清楚,所以判決書上就不作回應,導致一些律師和當事人對判決結果缺乏認同感。而如今,有了這樣一些標準以后,律師和當事人對照標準,就能內心有一個對司法是否公正的確認。司法標準化不光是訴訟當事人和人民群眾監督和評價法院工作的一桿“公平秤”,同時也是人大監督人民法院工作的一把很好的“檢驗尺”。過去人大監督法院工作主要靠聽匯報,現在有了司法標準化以后,監督法院工作就有了對照表。一項項對照標準中列明的審務公開、訴訟服務公開、審判流程公開、裁判文書公開等都做到了沒有。針對性很強,效果好。

    (三)司法標準化是審判管理工作的“新抓手”,F在司法標準化在法院已深入人心。法院以推進司法標準化工作為抓手,加大審判管理力度、創新審判管理方式。司法標準化工作正在與審判管理工作相互融合、相互借力。進一步完善了案件質量評查、裁判文書評查機制,庭審評查全覆蓋不留死角,按照標準化文件要求組織評查,定期反饋、評選、通報和展示;杜絕裁判文書的文理、格式錯誤;法院根據標準化文件修訂審判委員會工作規則,建立發改案件月通報制度,建立案件質量責任追究問責機制;選取較為典型的常見差錯進行特別說明,使一些原先容易忽視、老生常談的問題得到根本性改變。推行司法標準化以來,主審法官和合議庭的責任進一步明確,審判流程的薄弱環節得到加強,司法公開的各項措施得到落實,審判質量效率大大提升。司法標準化正在發揮著越來越明顯的作用。

    四、京津冀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的運行現狀

    (一)京津冀各地法院對司法標準化認識程度不統一,盡管在信息化、標準化進程日益加快的情況下,京津冀各地法院一線法官對裁判規范化建設予以接受,但主觀上仍存在著可有可無無所謂、怕麻煩、增加了工作量等抵觸情緒,往往懷有“案件都辦不過來,哪有時間填報數據”等諸多抱怨,工作開展并不是十分順暢。思想認識跟不上。[4]首先依托信息化推進標準化管理尚未整體推進,表現為參差不齊,認識不一,尚有差距或認識滯后。所以相當一部分法官尚未充分認識到標準化管理其實是是為了更好地讓各項工作、各個環節有條不紊、順暢而高效運作,更有利于法官從雜亂的事務和運作程序中解脫出來。其次凡社會轉型期均需經歷“陣痛”和“適應”的過程,但由于逐步積累經驗的多寡不一,有的在積累一些好的經驗的同時也逐步積累了很多問題,甚至有的問題已經到了非著手解決不可的地步,所以在京津冀各地法院尚缺乏統一運作標準的情況下,暴露的問題和各種表現也不盡相同。再者由于案件數量逐年增加、法官工作壓力日益加大,一些案件案情復雜、處理難度增強,甚至一些當事人視法律為兒戲,導致法官心理負擔加大,急躁情緒加重。所以一些法官在案件纏身、超負荷工作的情況下,往往會把相應的規范措施的出臺視為額外負擔甚至感覺壓力加大而時有怨言。

    (二)京津冀各地法院人員結構不合理。一方面是由于缺乏系統的規范,一些老同志難于適應新形勢。尚有相當一部分老同志對計算機技術不熟悉,有的甚至已難于再學習,有的即使是學習了也只是皮毛,無法深入;有的稍稍熟悉一些的卻嫌麻煩或應付或抵觸。另一方面是由于缺乏系統的規范,有些新同志時常再顯“老毛病”。這些年隨著形勢發展,京津冀各地法院人員相對增多、新入院人員也相對增多,但由于以往司法標準化的操作規程相對較少,很不便于盡快熟悉工作、進入狀態,甚至有時已被糾正的錯誤在新進人員身上又有體現。要想在任務繁重的情況下保質、保量,最好的人員配備結構就是“一審一書一助理”,如此才能確保主審法官從接待、應訴、勘查、取證等繁瑣的事務性工作中解脫出來,全身心投入到庭審、調解和判決工作中,但由于法官員額不足,僅從法官人員結構上就處于了標準化人員結構的“邊緣”,對總體推進京津冀各地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或多或少地形成了間接的制約和影響。

    (三)京津冀各地法院發展不平衡。主要的就是各地各法院間物質條件與相應保障情況不一,導致京津冀各地法目前在司法標準化建設上,認識不一,行動不一,結果不一。京津冀各地法院可謂“五花八門”,尤其是京津冀各地一些經濟欠發達法院若想從物質保障上打好規范化建設的基礎困難重重,有的甚至簡直是天方夜譚。

    (四)機制保障不完善,一方面法官“不被干擾”或“少被干擾”的保障不夠。如最明顯的就是法官在超負荷、全身心辦案的同時,還要承載著當事人信訪、纏訪等拖累,且當事人信訪、纏訪的制裁措施少,有的法官辦案越多,受信訪、纏訪的機率越大,往往其中若有一件棘手案件或出現一個糾纏不休的當事人就能夠把法官拖得精疲力盡,還不包括法院整體牽扯進去的工作量。另一方面,在形勢飛速發展的大背景下,京津冀各地法院法官適時“接受各類培訓”的保障機制不夠。有的是上級有培訓計劃,但京津冀各地法院卻沒有接受培訓的必要;有的是本院基礎設施比較超前,但本院內部或上級法院卻缺少相應培訓內容,信息化、標準化的物質設備或設施對相當一部分人員來說,還屬于“擺設”或被另作它用。

    五、京津冀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的完善建議

    (一)京津冀各地法院要注重“硬件建設”改善夯基礎。面對飛速發展的形勢,京津冀各地法院要想突破藩籬、闖出新路并大有作為,就必須大膽改革、不斷開拓。對此,京津冀各地法院要根據地域的特點,千方百計抓硬件。從機關大樓到基層法庭的建設,均本著形象性、方便性、實用性原則,著眼于科學發展,超前規劃。要提高認識。充分認識到沒有必要的硬件,國家權力機關的作用就不能充分發揮,騎著自行車去追趕逃避債務的乘坐高級轎車被執行人的尷尬情形,應當盡快成為“過去時”。一味地因陋就簡,就難以在司法標準化建設上真正有所建樹;同時沒有現代化的科技信息手段就不能適應信息時代形勢發展的新需要,甚至有可能被形勢發展所淘汰。要著眼發展。深刻認識到物質建設上的標準化,絕不是圖享樂,也絕不是講氣派,最重要是適應形勢發展尤其是適應信息化建設發展的需要,更好地為人民司法,讓人民群眾親身感受到形勢發展給社會公眾帶來的方便與快捷。嚴格以最高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建設標準為依據,超前謀劃、統一標準、克服困難、加快建設適合規范化發展基本要求的機關審判大樓以及經過資源整合后的標準化基層人民法庭。

    (二)瞄準主業強化管理。[5]如何充分利用現有條件,全面提升人民法院的審判執行業務水平、如何更好地進行司法服務?京津冀各地法院要瞄準審判、執行主業、規范管理。為不斷適應司法改革形勢發展的需要,緊緊圍繞最高法院新的《五年改革綱要》的總要求,高度重視和全面推進、創新審判管理工作,進而帶動其他各項工作的開展。通過不懈努力,與硬件建設相適應的規范化建設日益發展,呈現出“管理意識自覺化、管理手段信息化、管理內容標準化、管理考核經;”的標準化管理的良性態勢,為扎實推進人民法院司法公開“三大平臺”建設和全面開創人民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新局面,奠定堅實基礎。[6]1、逐步引導和樹立全員的自主管理意識,首先變分散管理為集中管理。為不斷提升和強化全員的審判管理意識,積極爭取編制,重新整合管理職能,使以往的審判管理工作專項“扎口”管理。通過不斷整合管理資源和職能,不斷摸索提高,逐步實現由“分散型”管理向“集中型”管理的轉變,使審判管理職能更加強化、更加集中,審判管理的應有效能得到充分發揮。其次明確總體工作標準化管理原則。為了進一步增強全員規范化管理意識,結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活動的開展,在充分調研和廣泛征求意見的基礎上,結合實際,確定具有京津冀各地法院特色的工作標準。在服務群眾上標準高一點、要求嚴一點。通過“陽光服務、微笑服務、規范服務、廉潔服務”,實現“服務方式零距離、服務受理零推諉、服務事項零積壓、服務質量零差錯、服務對象零投訴”。2、管理手段信息化。信息化不僅是法官工作的得力助手、案件評估的重要工具、科學管理的有效手段,同時也是法院服務社會的有力武器,更是人民法院現代化建設的重要標志。尤其是人民法院依托信息化手段、實現科學高效的管理更顯得十分重要。首先京津冀各地法院要打牢信息化管理的基礎根基。主要是面對當前基礎性的“法院綜合信息管理系統”普遍使用、擴充升級管理軟件尚待開發的客觀實際,以局域網數據信息為重點,著力于先行摸清底數、夯實基礎。并精心研討改進目標和措施,為規范化、信息化管理的全面推進和不斷提升審判管理的有效性、針對性奠定了堅實基礎。與此同時針對京津冀各地法院法綜系統應用中存在的突出問題,集中開展專項規范清理活動,其次積極推進“三大平臺”建設。正視困難,迎頭趕超。在數字化科技法庭建設上,努力克服種種不便和重重困難,多方籌集資金、積極爭取支持,確保工作落實。為司法公開“三大平臺”建設和逐步適應庭審直播的需要奠定基礎。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還要教育干警嚴格按照《法官行為規范》辦理案件和接待當事人;注重法官禮儀,在司法過程中始終保持儀容嚴整、舉止文明,以更加良好、規范的形象贏得民眾的司法認同。同時嚴格執行錯案追究制度,實行責任倒查,從源頭上增強法官辦鐵案、精品案的責任意識。在強化流程管理方面。嚴格把握“延期審理、案件中止和延期執行”等適用條件,不斷強化審限跟綜、預警提示、統一結案等措施,不斷縮短審理周期,防止久拖不決。同時強調各審判部門要注意積極主動與上級法院溝通請示,積極減少案件發改。通過節點監控、質效評估、發改案件分析、信訪案件查處等方式,及時查找共性問題,統一裁判尺度,不斷提高自身司法水平,穩步提高裁判正確率。在建立規范體系方面,注重抓好規范化、制度化、標準化體系建設。同時注意有的放矢、切合實際和務求實效。

    (三)京津冀各地法院要同步細化司法工作流程。[7]司法流程標準化就是把每一項司法權力關進制度和標準的籠子里。建立涵蓋人民法院訴訟服務、訴前保全以及立案、分案等各個環節的審判流程運行標準,依法管控辦案期限預警、辦案程序監控和辦案風險評估等關鍵節點,使辦案流程依法公開運行、有序銜接,提高司法效率。其次司法裁量標準化。根據審判實踐需求,統一類型化案件實體法律和程序法律適用的司法尺度,保障依法正確行使審判權和自由裁量權,防止“關系案、人情案、金錢案”,確保實體公正、程序公正。同時,引導各類司法職權活動在統一規范的軌道上運行,降低司法風險。達到司法質量標準化。細化司法責任主體的行為標準,制定庭審質量標準,全面貫徹證據裁判規則,完善證人、鑒定人出庭制度;制定結案工作標準,正確實施審判管理權;制定案件質量問題標準,對司法過程正確評價、及時糾偏。要做到司法權責標準化。建立健全司法權力行使和司法責任追究標準。完善院庭長、合議庭工作標準、案件質量責任追究標準等,落實主審法官、合議庭辦案責任制,建立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制和錯案責任倒查問責機制。保障司法公開標準化。圍繞構建陽光司法機制,細化司法公開的具體標準,加大司法公開工作的考評力度。依法及時公開司法依據、程序、流程、結果和生效法律文書,全面落實庭審全程錄音錄像、裁判文書公開說理、生效裁判文書統一上網和公開查詢制度。同時京津冀各地法院訴訟服務要標準化。制定立案工作標準、訴訟服務平臺建設標準等,將訴訟服務納入京津冀法院司法標準化工作范圍。根據便利當事人行使訴訟權利和保障人民群眾知情權、監督權的實際需要,確定訴訟服務功能設置、服務流程。依托現代信息技術,落實司法為民、便民、利民的各項措施。還要建立京津冀法院司法績效考評標準,對司法機關的各個崗位制訂完善的工作標準,使司法活動的崗位目標任務、工作內容和程序方法、職責權限、質量標準、評價考核、責任追究等有明確的依據;明確司法管理責任標準,圍繞司法活動的管理及標準的實施進行設計,明確標準化管理的目標、任務、職責和權限,形成司法標準的制定、實施、監督、反饋、改進工作體系。鑒于司法標準化建設的基礎性、系統性和全局性,在司法標準化的實現途徑上,必須適應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樹立開放、積極、科學的標準觀,努力推進司法標準化工作的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要牢牢把握司法標準化的主動性,充分發揮京津冀法院各個審判崗位廣大法官的自覺性和創造性,使標準化的應用不僅成為上級的強制性要求,而且成為廣大法官自覺行動和對標準的積極實踐與應用;牢牢把握司法標準化的協調性,正確處理司法標準化工作的內外部關系,通過規范司法行為,強化法院管理,提升信息化水平,推進司法標準化各項目標的實現,使司法標準化工作與人民法院各項工作相互促進、協調發展;牢牢把握司法標準化的前瞻性,使標準化工作的關口前移,把標準的制訂由司法過程的末端向始端轉變;要牢牢把握司法標準化的開放性,把人民群眾的需求作為司法標準化工作的切入點和落腳點,積極回應人民群眾關切,使人民法院的自我評價標準與社會標準保持最大限度的一致性;牢牢把握司法標準化的可持續性,把京津冀法院司法標準化作為一項長期的任務,持之以恒地加以推進,并隨著形勢的發展不斷跟蹤、掌握、提升、超越,對既有的標準進行調整、修改、補充、完善,始終保證司法標準的先進性和適用性。

    (四)強化考核促質效。打造京津冀法院自身特色,逐步實現在司法標準化建設上的“管理意識自覺化、管理手段信息化、管理內容標準化、管理考核經;”的常態化目標,完善京津冀各地法院重大敏感案件的風險評估機制;案件責任的倒查機制;各項規章制度落實情況的通報、檢查機制;績效考核中的人員分類和共業、個業區分的分類考核機制等。其次注重提高京津冀法院全員綜合素質。以創建“學習型法院”為載體,豐富電子閱覽室、圖書室和院史等內容,并專門設立文化長廊,營造濃厚學習氛圍;以司法公開“三大平臺”建設為契機,強化信息化應用培訓,樹立終身學習理念。通過掛職鍛煉、法官沙龍、案件研討會、業務培訓等多種途徑,努力搞好“傳幫帶”,加快提高京津冀各地法院干警業務能力,提升法官司法水平,不斷提高綜合修養,夯實做好各項司法標準化工作的基礎。形成全方位的綜合評價考核體系,考核工作的應有效能也得到了應有發揮。通過陽光服務、微笑服務、規范服務、廉潔服務,實現“服務方式零距離、服務受理零推諉、服務事項零積壓、服務質量零差錯、服務對象零投訴”,并以此作為做好審判、執行工作的總原則,千方百計化解矛盾糾紛,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

    (五)推進京津冀法院鐵案工程。司法標準化建設的首要目的是確保案件質量,以過硬的“產品”贏得民心。近年來京津冀各地法院相繼開展了清理積案、重點案件評查、集中清理檢查隱形超審限案件等多項活動,也相繼針對發改案件、特殊類型案件以及卷宗質量、法律文書質量等展開專項調研。這些活動和專項調研中總結、發現的問題以及極具針對性的對策建議,都亟需引起審判執行人員的高度重視。要深入查擺。結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活動的深入開展,專項評查、檢查或調研的分析報告進行再學習,對最初制定的整改措施進行再檢查,最大限度地控制和減少差錯案件和瑕疵案件的數量,最大限度地避免同類錯誤的重復發生。要總結提高。認真總結和不斷鞏固、強化時時開展的京津冀各地法院審判人員庭審觀摩與法律文書評比、文書上網培訓、科技法庭數字化應用培訓等各項工作成果,不斷提高京津冀各地法院的精品意識以及適合形勢發展需要的工作能力和水平。還要緊緊圍繞司法公開以及司法標準化建設的大趨勢,瞄準各個流程節點和案件的最終質效,狠抓監管不放松。通過節點監控、預警提示、質效評估、統計分析、專項督辦、檢查通報等多種方式,及時協調解決重點問題,適時查找分析共性問題,著力統一裁判尺度,不斷提高整體司法水平。要嚴格把握案件中止、審限扣除、延期審理與執行等適用條件,不斷強化審限跟綜、預警提示、統一結案等管控措施,不斷縮短審理、執行周期,堅決防止案件久拖不決。要綜合運用各種有效管理手段,多種途徑和方式,不斷強化和完善管理措施,確保在公開中見公正。

    (六)完善京津冀各地法院規范體系。要以司法體制改革和全面推進司法公開“三大平臺”建設為契機,注重全面抓好規范化、制度化、標準化體系建設。圍繞“依托信息化技術,狠抓司法過程標準化、權力運行科學化、監督指導規范化,確保實體公正、程序公正和形象公正”的工作要求,正視現實,找準薄弱環節,并針對實際存在的弱點和不足,注意有的放矢、迎頭趕超。首先要以信息化技術應用為依托,逐步培養適應形勢發展和“司法公開”需要的良好的習慣養成。逐步養成對體現著國家法律權威的裁判文書中的瑕疵與差錯“零容忍”以及不斷提高其層次感、說理性的好習慣;從適應案件庭審直播著眼,逐步養成做好事實和證據的準備、做好實體和程序的準備、做好案內情況與案外社情的準備、做好臨場應對突發情況的準備。其次要以人民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為契機,充分發揮京津冀各地法院審判管理辦公室的龍頭作用,抓緊集中整合和不斷優化審判管理資源,不斷完善審判流程管理,逐步建立起具有京津冀各地法院特色的科學、嚴密、高效的審判權力運行機制和監督管理機制。讓京津冀各地法院人的審判工作在更加規范、標準的體系下高效運行。尋求多種途徑,確保整體推進。要加大調研力度。京津冀各地法院要有針對性適時組織專項調研活動,包括法院垂直管理體系、職業保障、重點困難、工資待遇等。要通過廣泛調研,了解情況、發現問題、摸清底數、提出對策,最大限度地為京津冀各地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掃清障礙。要充分利用當今先進的科學技術和信息化管理手段,加大適合人民法院管理需求的系統軟件的開發、應用力度,為司法標準化建設插上騰飛的“翅膀”。

    結語

    人民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盡管困難重重,但這是大勢所趨。許多法院的大膽實踐已經說明了這一點。司法標準化建設是順應時代的要求、是實踐經驗的結晶、是現代司法的標志,更是確保整體工作科學、嚴謹和高效運作的平臺。要緊緊依托信息化,積極推進司法標準化建設,有針對性適時組織專項調研活動,要通過廣泛調研,了解情況、發現問題、摸清底數、提出對策,最大限度地為人民法院司法標準化建設掃清障礙。

    注釋

    1、祖先!短旖蚍ㄔ核痉藴驶ぷ髡{查》《人民法院報》2016年10月13日

    2、高憬宏《人民法院司法標準化理論與實踐》法律出版社2017年5月31日

    3、周振懷、張彥杰《人民法院司法標準化的實踐經驗和形勢對策分析》天津法院網2015年8月18日

    4、沈德詠《推進法院標準化建設服務司法事業科學發展》最高人民法院網2015年11月26日

    5、余波《法院司法行政工作之我見》人民網理論頻道2013年9月3日發布

    6、王琳《論標準化審判》華南理工大學學位論文2013年

    7、趙霞《司法改革將正義產品的生產流程標準化》法制日報2016年12月8日發表

    作者:河北省滄州市孟村回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共0條)] [↑返回頂部]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關鍵字:

類別:

日本一本二本免费区